登录    注册

期初——田旭鹏个展

田兄旭鹏,古安墟人也。安墟者,今廊坊也,昔轩辕制天下而立万国之地,其有灵甚。余识田兄不过旬年,犹慕其艺,深感地灵人杰所说非虚。

兄虽长余不足盈年,其涵高甚。经史子集虽无了然,却得精要,明明于胸。其作虽多写草虫,然更兼造化之幻。察查精微,虽细若虫须,仍可见自然之貌。其笔墨概括,却不失细,上承黄要叔、道君帝之法。后继吴仓缶、齐纯之之意。兼揉味渠、雪涛之笔,自开一径。书承篆籀,后学钟王。然兄之高妙,在乎不泥与象,初观甚拙,细品则大巧也。于书于画,阴阳相济,互为补足,以臻气韵生动之境。每每观之,虽无尽善,然诸作无二,盖心随自然之变耳,一扫当世制作之风,程式之靡。

兄异常人,敏于言,健于行。余每与之谈艺,但闻其滔滔若溪,其意一以贯之,丝毫无滞。每闻其言,均若醍醐灌顶,吾虽甚愚,亦有大助也。

余辈春秋尚浅,见识亦薄,当时时自勉,观先贤之作,度大家之心,于艺道者,方有小成。兄虽较余高甚,却仍不及先辈之绝伦精妙。倘兄时怀古人之心,想以兄之才学,必有所为。余才学甚浅,蒙兄不弃,嘱作此序。






乙未冬-中州芾瑜